谜画之塔下属拆迁办

这是淩浔,您安!
厨巫师,厨巫师,厨巫师,重要的事情说三遍,不管是哪个世界观都很棒啊
语c…主名朋,谜画之塔剧组担当,以及凹凸剧组一个废武拟
总之,请多指教

时间错叠

I'm done with it

难得能离开冷流身边独自行动的时间,寒风卷带雪片吹起本就单薄的自身裙装,若是拥有高空视野的话,颜色宛如心头血液一般的自己,在这茫茫冰原之上大概是容易发现的目标了。指尖划过本体刀尖燃起一丝绯色火焰,稀薄的元力开始有意识的来维持自己缓慢下降的体温,就像是坚韧的蛋壳保护其中的雏鸟。

This is the start of how it all ends

扑面而来浓厚白色雾气,其间夹杂着因得此地环境而凝结的细碎冰晶,心中不免添上一丝烦躁,挥手拍打影响视线的恼人雾气,一面又想着是否要折返回到搭档身边。可惜是已经行至冰原腹地,眼前已经依稀看见平滑镜面一般的寒冰湖,一声叹息后顶着狂风阻力继续前行。要是被他看到的话,想必又会被笑着说像小孩子一样,对未知事物的仅存的好奇心。

They used to shout my name

如同深黑无际原野中的一盏明灯,单调无物的视界中可算是出现了能引人注目的不同颜色,那是如自己一般,跳跃如火焰的璀璨光芒。随之而来的是,莫名其妙的熟悉感,受到不知名力量牵引的绯红色流炎,此刻却脱离自己控制向对方飘去。本不应该是这样,由心底蔓延而出的愤怒要远远大于惊奇,放弃身体的第一控制权,陷入那片沉眠深海时也不忘向她嘱咐。独特性,这是我所拥有的为数不多的东西了。

Now they whisper it

原本青灰色温润眼瞳逐渐漫上一丝混浊黑色痕迹,发梢微微卷起染上暗红干涸血迹,挥手唤出绯色数据流与手中凝结为炽热本体,身边游离元力热浪般蓬勃蔓延,冷热对冲后生成的白雾几乎能致人灼伤。嘴角习惯性勾起一抹嘲讽笑意,双眼微微眯起不懂声色打量身前的另一个自己,绯红的火焰仍然向他吸引过去,显然是因为他对于火焰的更好控制,冷哼一声便不再多做思考,向其发起冲锋。

I'm speeding up and this is the

是个专精于火焰的家伙么?明明身为一个剑士却舍近求远去研习那些神话中施法者的招式,不过好在效果不差,于自己眼中倒也算是没辜负这热流刀的名讳。脚尖在一旁平底凸起岩石上借力高高跃起,上面长年覆盖的冰层早在与自己接触的那一刻化为蒸汽弥散,明黄刀刃却在一瞬出现在自己脖颈之上,身边隐匿风流应自己命令将自己推至数米之外,获得短暂休整时间。

Red, orange, yellow flicker beat

随之而来的是狼狈的落地,绯红刀刃刺入地面将一方冻土化为焦黑的模样,抬手抹掉唇角因愤怒而咬破皮肤渗出的温热血液,即使是身为热属刀灵的自己,身上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灼伤。视线内对方仍旧在向着自己丢置炽热的火球,明亮的就像另一个太阳,不过或许是战场位置的问题,此刻预判它们的行动轨迹也不再是个难事了。

Sparking up my heart

躲在暗处的小老鼠一样,低声咒骂着这个本不应出现在这个世界的自己,深吸一口起拿出依旧温热的长刀,眼中原本无所忌惮的嘲讽目光逐渐变得郑重起来,这是自己所能给他的为数不多的尊重,仅此而已。狂风骤起,身边的乳白雾气被抽离倾泻至对方面前,凭着自己那还算过得去的感知已经足够判断对方的位置了。

We're at the start, the colors disappear

晃晃脑袋丢掉头脑中那些无用思绪,有多久没有像这样认真的争斗过了呢,与海盗团每日的摩擦更像是孩子一样的打闹,依据我主那有些难以理解的准则,与排名低于我们的人更是少有接触,只是日复一日的重复着对于野兽的猎杀罢了,比水更寡淡。被逼至死亡边缘的刹那,智慧生物总会爆发出意想不到的能力,这是刻印在灵魂深处对死亡和长眠的恐惧。

I never watch the stars

侧身躲过一枚散发耀眼光芒的火球,衣摆却堪堪被其蹭到,金色的火焰迅速蔓延开来,刀尖挑起湖边一堆浮雪强行扑灭,本应是与自己同源的火焰,无法归为同类却又被吸收细微元力供给燃烧。不得不分心去解决这簇恼人火焰,刀刃挥手带出一片绯红光幕,再次起身时却刚刚好被新的火焰炸伤,脑袋里有那么一根弦断掉了,也许只有杀了他才能平息自己的怒火。

There's so much down here

右手臂上是焦黑的痕迹,自己从没有这么痛恨过这副身体几乎与人类别无二致的感知系统,撕下裙摆上繁复白色布料稍作包扎后就不得不继续抵挡对方的攻势。周身的土地已经展现出了他们原本的棕黑色模样,对方似乎仍旧不甘心的想将这片领域转变,元力倒还算是充裕,绯红色的本体温度骤增,若不是冰火对冲雾气遮挡,几乎能看见因它而扭曲的空气。

So I just try to keep up with them

视线内对方持刀袭来,却颇有使用长矛的意味,趁着流动雾气遮掩身形,仰头躲过这次攻击,刀尖擦着鼻尖划过,只削下了一缕碎发。实在是心疼,但身体比思维做出的反应更为迅捷,回身紧握本体向其右肩砍去,金属与皮肤相接触的质感,临近肩胛骨时的一分阻碍意味。眼前血光乍现,身边漂浮流炎吸收血液燃的更盛,火浪如潮水般肆意起伏,嘴角带起一丝狂傲笑意,身上的痛楚更是一瞬间被清除一般。

Red, orange, yellow flicker beat

独我一人即可。
正欲突破雾气阻碍将其击杀,可狂风席卷之后除了这一地狼藉还剩什么?想必是世界的回溯,一个世界终究是仅能容我一人存在,倒是有些可惜了,难得遇见的另一个自己,是不可多得的有趣对手。晃晃脑袋后踱着步子向来时的方向走去,口中吐出的音符连成断断续续的歌谣,仿佛一切都从未发生一样。

Sparking up my heart

下次再遇见,可就不是身上多道口子就能解决的问题了。

脑洞产物

来源于一个非常正经的地方 大抵就是蓝河不辱使命x【你在说什么 兴欣的君主叶不羞想用五百个仓库的材料【貌似太多了还是划掉吧x】换蓝溪阁所有的野图,但蓝雨的君主喻文苏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他
于是,从此悲剧开始了
绝色就这样踏上了通往兴欣国做说客【皇后x的道路。语言上的嘲讽明显完败,至于武力威胁…咳咳,咱不提这茬
当然最后他还是被卖了【我没说错,这是实话x

五千里河山,但为君一笑

又是一个能写糖的梗,有没有哪个太太愿意写一个啊,我的文笔就像小学的看图写话【请自行脑补…,当然也谢谢你们能看到这里,希望你们能喜欢这个梗

梗源:初四上册语文课本,第二十一课《唐雎不辱使命》

笼中之雀-下

#中世纪
#女爵和国王,接上次【可在主页查看】
#私设ooc
#首发名朋

她是我们的领主,国王的女爵

放下手中的龙骨长弓,卸下背后的鹿皮箭袋,观察着这个房间
她的君主请她留宿一夜,自是无法拒绝,但是为什么可以在城堡中闲逛呢?
无人知晓…

眼前是一条奢靡的长廊,一间间屋子对她敞开大门
来自东方的名贵丝绸散落一地,黄金与瓷器堆满了一个又一个房间;金线编织的地毯铺在纵横交错的道路之上;剔透的宝石雕刻成各种样式镶嵌在墙上;窗上绘满了传说与历史的画卷,每扇窗都是一个世界;尽头的大厅之中,戴着假面的名媛和贵族进进出出,手握权利的人们在这里开了一场又一场的晚宴
他是这世间最富有的王,拥有一切

而她只是微微一笑,不为所动
她还看见,国王的寝宫,里面有数不清的美丽少女
来自沙漠的舞女,红色的薄纱掩盖着她小麦色的脸庞,她的舞步犹如初春的小雨;东方国王的公主,墨色的长发褐色的瞳,有着含蓄温柔的笑容;深海的人鱼歌姬,冰蓝的透彻眼瞳,歌声缥缈如烟,不可琢磨;南方丛林中的少女,宛如林中狂野的猎豹,锐利的眼神如刀…
他喜欢收集各种各样的少女,把她们关在这个巨大的笼中,日复一日

吾问汝…汝可愿意?
他用看起来最谦卑的姿态说出这句话,但命令的意味难以掩盖。而她只是摇摇头,离开了这个地方

三天后
长夏行省领主犯叛国罪被处以死刑!
这个消息迅速传遍了大街小巷,所有人都议论纷纷,有人说她将情报出卖给了帝国将领,也有人说她得罪了某位高官。人们,都有自己的答案,孰对孰错,不得而知
她站在高台之上,一如往常高傲,似高山之雪,终年不化
您呐…根本没有'心',又如何理解这种复杂的感情呢?
面前的王看着她,眼中闪过一丝阴翳,少女的手指点着他的胸口,笑容灿烂,丝毫未变

在你的空虚王座之中,可曾爱过什么女爵?
哪怕,我曾爱过你

b.这篇文到这里就完了,其实它可以有个更好的展开的,不过我文笔不好,也就不再多写。之后还有一小段和朋友的相关对戏,如果有愿意看的,我可以发上来
最后,感谢你看完了这篇文

#中世纪-1
#君主和将军?(也许是领主什么的,总之会打仗

前线捷报连连

整个王国都传颂着关于那位领主的事迹

她是一位性格刚毅的女领主
绯红色的发丝扬起血腥的风
铂金的眼瞳犹如巨龙的凝视
赤色的箭矢下埋葬无数亡魂
而伤痕即是居于无上的代价
如同被荆棘簇拥的玫瑰一般
在无边的黑夜之中寻求光明
而她  效忠于此世唯一的王

她带着满身的鲜血进入王城,迎接她的是人们巨大的欢呼声和来自王宫的邀请
请您替我转达…我会赴约的
向来人略施一礼,目送他离开,便转头与民众亲切的交谈,举止优雅,还配得上这领主之名。人们称她为国王的狩猎之瞳,意为他的鹰隼,为其献上最锋利的箭矢,和敌人的头颅

回到家中稍作休息,便急忙换上礼服奔向皇宫。殿外的士兵向她行礼致意,她也一一回礼,丝毫没有贵族的傲慢
呼…呼…终究是没有迟到…
她抬头看看钟表,时间刚刚好,国王不喜浪费时间的人或事,这个众所周知。整理好衣服,深吸一口气,踏入这权利与金钱编制的鸟笼之中

我不过是您的一只笼中雀罢了…
王座之上的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带着睥睨众生的气势,所有人在他眼中都不过是棋子与玩物,没用了丢掉就好,也无人知晓
汝可知吾为何唤你前来
那人用慵懒且傲慢的语气开口问到,面前的少女毫无惧色,微笑着回应
我希望我可知晓我所不知道的,我所知晓的也能永远记住
他眼中闪过一丝玩味,走下王座,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她,仿佛见到了一个新奇的事物,可以任他玩耍

少女单膝跪地,亲吻面前人的手背,双眼如同古井一般平静
我在此刻对您效忠,为您献上我的生命
献上忠诚与荣耀


如果可以,现在,就向您,奉上全部
夜安,吾主

b.首发名朋,图和文其实没什么关系,谁能告诉我怎么只发文,不发图。感谢你不嫌弃我的文笔,看到了这里【鞠躬】